鲁尼埃弗顿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利兹联vs埃弗顿:瓷之美

2019-08-21 12:12 作者:賈冬婷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
如何觀看一件瓷器

鲁尼埃弗顿 www.mwaihj.com.cn 今年5月,我去日本看了三大曜變天目展。那是世界上僅存的三只曜變天目完整器,在日本被冠之以“國寶”之名,珍之寶之,幾年才有一只得見天日,三只同期展出更是百年一遇的盛事。

在東京的靜嘉堂文庫美術館,那只被稱為“天下第一盞”的稻葉天目置放在博物館中庭落地窗下的展柜里,星星點點的曜斑與綠葉間穿梭的陽光交相輝映,是融于自然的美;屬于藤田家族的那只,借展在奈良國立博物館,專門為它搭建了夜空般的獨立展廳,呼應著正中央的“碗中宇宙”;而最神秘的那一只則是一直封閉的大德寺龍光院的精神象征,這次和寺院里200余件寶物一起被拿出來,在美秀美術館向世人展示禪的世界:幽暗的室內只有一束光從頂部打下來,光線聚焦的碗底耀斑有攝人心魄的力量。

 

 

曜變天目固然美,這種美的背后力量更讓我好奇——是什么形成了它的美?又是誰定義了它的美?在中國,建盞這一燒造于偏僻窯口的黑色瓷碗,巔峰只是曇花一現,為什么在宋代隨禪僧漂洋過海到日本之后,激發出那么劇烈而持久的震蕩?這與日本文化中對美的獨特追求有關,與其器用被固化在日本禪宗茶道中有關,也與它在歷史上的權力象征意義有關。

我們今天談論瓷之美,談論如何觀看一件瓷器,首先取決于誰在觀看,在何時何地觀看。一件標志性瓷器,不僅反映了那個時代的最高工藝和技術,也反映了當時的經濟利益與社會風氣,文人趣味與帝王意旨。更重要的是,這件瓷器跨越了幾百上千年,與今天的時代風尚和社會心理發生了某種契合。

中國傳統瓷器史看似一部編年史:哪個時代,出現了什么風格;哪個時期,誕生了哪件名器。正如已故古陶瓷學者劉新園總結的那樣,“唐瓷看形,宋瓷看釉,元青花看畫,明清青花看染”。讓人好奇的是,各領風騷的歷代瓷器背后,有什么共通的美學體系延續至今?

在本期封面故事中,我們選取了從唐代到清代的若干件代表性瓷器:五代越窯秘色瓷蓮花碗(蘇州博物館藏);北宋汝窯橢圓無紋水仙盆(臺北故宮博物院藏);北宋定窯孩兒枕(臺北故宮博物院藏);宋(明)鈞窯玫瑰紫釉葵花式花盆(故宮博物院藏);元青花白麟鳳紋花口盤(故宮博物院藏);清雍正粉彩八桃天球瓶(故宮博物院藏);南宋建窯曜變天目(日本大德寺龍光院、藤田美術館、靜嘉堂文庫美術館藏)。通過深入它們背后的美學世界,我們希望尋找不同歷史時期瓷器的彼此關聯,以及它們是如何一脈相承到今天的。

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,閱讀期期精彩內容!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三聯生活周刊”、“愛樂”或“原創”來源之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本刊、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”或“來源:愛樂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刊、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
《立冬》現已上線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“三聯生活節氣”體驗更多精彩。

《霜降》 《寒露》 《秋分》

微博@三聯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
三聯中讀服務號